首页 资讯 正文

肖磊:内地香港同时出手,中国官方数字货币呼之欲出

肖磊看市 2019年11月07日 15:47

对于数字货币领域来说,这两天是值得纪念的日子。

尤其是11月6日,在区块链、数字货币市场,同时落地了八大消息:

以上八大消息,都是集中爆出来的,我在这里不是来给大家解读消息的,而是要告诉大家,这说明,关于区块链和数字货币,中国已经有了明确的发展思路和执行逻辑,而且已经开始集中实施。

从这八大信息里,我给大家总结了几个重要的点,供大家学习和参考。

从中可以看出,这是对政治局集体学习区块链,并提出区块链发展愿景之后各政府部门经过详细研究规划后的具体分工和落实。

分工表现在两个层面,一个层面是战略性主体分工,即:内地重点发展区块链与实体经济的结合,以及为官方数字货币的发行提供各种舆论和技术保障;香港重点发展数字货币的交易和区块链金融结算。

另一个层面是,香港与内地之间、部门之间、企业之间等的协调和落实,比如内地和香港的具体分工协作,发改委的产业规划调整,工信部的具体工作方向;再比如央行跟华为的合作,央行跟香港金管局的战略合作等。

我们先看看内地。

发改委可以说掌握着中国产业发展的“生杀大权”,所以发改委的“态度”对于区块链行业是很重要的。要发展区块链,就必须是全产业链的发展,既然区块链已经成为战略性新兴产业,那么基于给区块链运行提供上游算力保证的“挖矿”也就不再是“淘汰产业”。这个大家不要误解为是对比特币挖矿的鼓励,其实主要还是考虑到整个区块链的发展,未来诸多实体企业的区块链运行,都可能需要“挖矿”来支撑。

工信部重在落实区块链产业的全局性和执行目标,也就是不仅要有国内的统一标准,还应该考虑到未来影响国际标准的发展思路,所以需要提出实施细则和目标,因此,需要成立专门的部门来统筹全产业,其实就是将区块链当作一个重大的产业来看待,类似于汽车工业、互联网、5G通讯等标准制定。

央行的目标就更为明确,主管支付结算和数字货币的范一飞副行长直接跑去跟华为谈,并签约,这里面虽然没有透露详细内容,但从签约仪式,以及背景板来看,这就是冲着未来发行的中国官方数字货币而去的。

中国官方数字货币,首先肯定是要以移动支付为主的,移动支付是离不开手机的。华为在手机终端,以及运行数据库层面,都有巨大的优势,一旦法定数字货币发行,华为手机可能会在第一时间支持数字货币钱包。

中国的法定数字货币虽然采取双层架构,也就是央行给银行,银行给用户,但整体上层数据库依然掌握在央行层面,央行必须要从顶层设计领域,建立合作伙伴,这就给未来银行直接发行数字货币铺平了道路,否则银行还得自己去跟各手机厂商等谈判。

就在央行跟华为签署协议的同时,任正非借助一次对话,突然间说了一句,“区块链在量子计算面前一钱不值”。如果单独把这句话拿出来,是很有问题的,难道任正非是在否定央行的数字货币吗?

其实如果回到当时对话的语境当中,你就会发现,其实任正非恰恰是在宣传法定数字货币。任正非基本上是故意说出关于数字货币的观点的,而不是因为被问到。主持人的问题是,“是否会否认华为设备有后门?”任正非在回答这个问题的过程中,说,关于信息安全问题永远是大问题,就像矛和盾的关系一样,有盾一定有矛;但是量子计算机出现之后很多计算问题就可以解决了;很多人将区块链说的多么伟大,但在量子计算面前就一钱不值了。”

任正非更重要的答案是接下来的一句,他说,“比如假币问题,在法律威严下假币是不能流通的。因此,信息安全也要有法律来保障。”

我给大家说一下任正非的真正逻辑,他的意思是,没有绝对的信息和数据安全,区块链和数字货币这类技术,在量子计算机面前也会轻易被攻破,所以安全这个问题,主要还得靠法律,所以区块链、数字货币是否可靠,是依赖于法律的威严,而不是技术的安全性。

所以稍微有点智商的人,应该明白任正非在说什么,其实就是在肯定法定数字货币,因为技术只是一种实现方式,法币依靠的是法,如果选择了非法定的数字货币,就面临被定性为假币的问题,后果就是他说的,在法律威严下假币不能流通,而且技术又受到量子计算的威胁,也就是奉劝大家还是持有法定数字货币。

任正非的“答非所问”,从中透露出一个非常重大的信息,这个信息的背景是可能是,虽然央行数字货币部门跟华为刚刚签约,而在此之前,央行应该跟华为有深入沟通的,央行应该给华为普及了从法律的角度,如何定义货币,如何定义数字货币,如何认识法定数字货币和其他数字货币的真正区别等等,这个任正非基本都理解透彻了。

如果这个问题无法理解透彻,央行怎么可能跟华为签约。

与此同时,具体负责央行数字货币技术和实施方案研究的穆长春在香港也传达了关于央行法定数字货币的一个新信息。这里面反映出两个点,一个是央行现在非常希望尽快推出中国官方数字货币。因为按照穆长春的说法,他们认为,“在未来各国数字货币的发行过程中,将是赛马的方式,领跑者将拿下整个市场;谁更有效率,谁能更好地为公众服务,谁就能在未来生存下去;如果一个领跑者率先采取行动,他们使用的技术将被其他各方采用。”

这意思已经很明显了,就是说如果让中国央行先发行,先服务市场,那么中国数字货币的技术,就是整个全球数字货币行业的标准和领跑者。反过来,让美国或Facebook的libra先发出来,那未来可能就是美国标准领跑。

另外穆长春还提到双层架构,这个就不多说了,就是未来发行数字货币的渠道是银行,而不是央行。但其中不得不说的一点是,“游客”也能获得法定数字货币的钱包和使用权,这个就非常有意思,类似于,注册数字货币钱包,可能仅仅是获得一下你的微信头像或自己编一个匿名ID,你就拥有了一个匿名的数字货币钱包,就可以互相转账,也可以用于零售支付了。

说完了国内,我们再来看看香港。

这次央行不仅在香港释放法定数字货币的信息,而且跟香港金管局也签署了有关金融贸易领域采取区块链结算技术的协议。

同时,香港证监会发布了虚拟资产交易所监管细则。

这不是偶然,穆长春在香港介绍中国官方数字货币的具体实施方式,以及央行跟香港金融机构签署战略协议,同时香港证监会发布了虚拟资产交易所监管细则,这绝对不是巧合,这是中国在区块链数字货币领域的另一个布局,即香港在这一领域扮演的重要角色已经清晰。

本文来源于“肖磊看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