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讯 正文

“翻版OKEx”沦陷实录:旧主被抓 新主另藏私心 用户陷维权困局

北纬31度 2019年08月22日 18:02

去年,OKEx前CTO孙忠英盗取OKEx代码,并倒卖获利800万的案件,在币圈和IT圈引发小规模热议。

经过深度探访,「北纬31度」发现,被抓一事,堪称一个黑天鹅事件。
带着“翻版OKEx”光环,CoinMex一早就被寄托了“下一个币安”的厚望。没想到,上线还不到3个月,创始人就遭到了牢狱之灾。 这当中存在一些微妙的促发点。
当时,孙忠英带着一批技术人员离职,得罪了徐明星。接着,又因为自负,孙忠英惹怒了小交易所老板。
最终,盗取代码一事败露,孙忠英把自己直接推到了徐明星的枪口上,成为了OKEx首个受到“制裁”的离职高管。 而携带私心的新负责人许超逸,上任后不久后,也火速离职了。 遥想当年风风火火的造势,而如今仅存一个空壳平台,和一群四处维权碰壁的用户,不禁让人叹息。

01

光环闪耀,飞出黑天鹅

有时候,再有把握的事情,也能飞出黑天鹅。 早在2013年,小吴就已经入圈了。退圈两年后,2018年年初,小吴重回币圈。身为币圈老币民的小吴,自然深谙“不要接触小交易所”的道理。 但在CoinMex雄厚的背景实力面前,他动摇了。 这家新交易所由GF Network和分布式资本领投、火币生态、BKFUND、星耀资本、Aqua Fund等跟投。 让他寄予厚望的还有,同是前CTO出身的创始人孙忠英。许多用户都满怀期待,希望CoinMex能像币安和FCoin那样横空出世。“大家看孙忠英,跟赵长鹏和张健是一个等级的。” 孙忠英还把OKEx的技术人员带到了CoinMex,这为CoinMex博得了“翻版OKEx”的光环。 7月9日,CoinMex推出手续费点卡1亿CT豪送3日活动。彼时,小吴已经在别的平台币上赚了一小波钱,因而对CT很有把握。“我们每一轮都抢。”“当时很火爆,很难抢的。” 殊不知,光环闪耀一时,却也成了败局的伏笔。 对于徐明星来说,“翻版OKEx”的称号,就像长在心里的一根刺。
知情者向「北纬31度」透露,由于孙忠英带走了大部分技术人员,导致有段时间,OKEx的服务器维护和调试都人手紧缺,服务器变得特别卡,时不时就发生宕机。一个小交易所的老板找到了徐明星,告发孙忠英偷窃OKEx的代码。 为何告发?因为这名小交易所的老板,花了价值800万的ETH买了代码,并希望孙忠英可以留下来,一起运营交易所。但对于孙忠英来说,这里的发展空间太小了,还不如自己单干。 最后,两人闹翻了。孙忠英拒绝退款,带着800万离开,留下了一个无法运营的交易所。 在小交易所老板的指证下,OKEx迅速报警了。经过刑警技术人员的比对调查,非法出售的代码与OKEx源代码认定同一。 9月6日,因涉嫌侵犯著作权罪,孙忠英被批准逮捕。 10月29日,北京公安局通告了这起案件,被抓的还有OKEx前运维主管陈某。
尽管通告没有指明OKEx,也仅以“孙某”作为替代。但很快,外界开始传闻,“孙某”正是孙忠英。

本来,8月上线交易后,因为没有拉盘,CT当天就破发了。创始人被抓的消息传出后, CT币价就更凉了,平台流量也渐渐地流失了。
和其他币圈创业者相比,或许,孙忠英的运气确实差了些。 但 “运气差”也是有原因的。 一方面,偷窃代码属实。徐明星报警固然无可厚非,毕竟自己的代码被盗卖了,运行也受到了影响。 另一方面,是孙忠英的自负,把自己送上了绝路。小吴告诉「北纬31度」,如果孙忠英没有和小交易所老板闹翻,徐明星不一定能发现代码被盗。就算发现了,恐怕也没有足够的证据。 从平台上线,到创始人孙忠英被抓,不过才78天。
犹如飞蛾扑火,直至焚灭的那一刻,奔着前OKEx CTO光环而来的人们,才发现,光环里还暗藏着毒液。

02

旧主或入狱七年,新主另藏私心

用户,是最晚发现“毒液”的一批人。 在群里几番质问过后,客服才终于委婉承认,“孙总已经离职了”。 之后不久,CoinMex官方发了快讯,宣告许超逸出任特别顾问,孙忠英离任。“
如果我们没发现的话,可能这个事情就一直不公布了”,小吴说。

那时候,距离孙忠英被抓已经过去了两个月。
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一旦 “侵犯著作权罪”罪名成立,由于获利金额为800万,孙忠英应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
“到时区块链都已经变天了”,小吴无奈地说,“这确实是黑天鹅事件,感觉还没开始飞就夭折了。”
虽然旧主深陷牢狱之灾,但照理说,CoinMex背后资方资源背景雄厚,要想把平台做起来还是有可能的。 然而,更糟糕的事情出现了。 小吴等人意外发现,有家新交易所的网站界面风格和CoinMex极其相似的新交易所。他们怀疑,代码是完全照搬的,只有个别做了调整。 对于他们的质疑,客服的辩解是,“独立分部运营,网站是另一家公司运营的”。 显然,这样的回复无法令人满意。加上币价不断下跌,却无人维护,不少人开始担心CoinMex会被抛弃。
怀揣着不安,小吴一行6人,来到CoinMex的北京办公室。 当场,猜想被证实了。他们亲眼看到,有一部分人在开发MEXDM。 后来,小吴查到,MEXDM的数千万天使轮投资,来自分布式资本和BKFUND 而许超逸,正是分布式资本的战略管理部总监和BKFUND管理合伙人。这相当于,许超逸将私自开发的交易所,通过合法途径转给了自己。 小吴等人当场要求见老板协商。几个买了CT,也蒙受损失的员工,帮忙联系上了许超逸,但许超逸表示不见面。 小吴猜测,许超逸不露面,可能是因为人多。
在他们去之前,群里已经有人成功见到了许超逸,因为那时只有一两个人。 那是仅有的一次。之后,无论是在CoinMex的北京办公室,还是在分布式资本的上海办公点,群里再无人见得到许超逸。有投资过许超逸的临界项目的人,自认为对许超逸还算了解,但最后也没找到他。 小吴猜测,许超逸之所以接手,是因为藏有私心,毕竟“这一行的人才很稀缺”。 显然,许超逸不过是想利用技术团队写新的交易所,自然也无心搭理用户的退币诉求。
就在拒绝露面的当天晚上,许超逸官宣卸任了。

03

平台假跑路,维权困局终难破

自许超逸之后,CoinMex再无官宣负责人。 从OKEx出来的技术骨干,也大都主动离职了。据知情者,徐明星告诉他们,只要你们离开,我可以不追究你们的责任,所有事情都讲是孙忠英干的。 而平台,也一直处于“假跑路”的状态。或是为了维持和CoinMex背后资方的关系,徐明星没有强令网站关停。但币种接连被下架,最后连莱特币都下了。只剩下一个客服,偶尔会回复下维权者的信息。 有时,孙忠英的妻子也会回复下微信。但她的回复大抵只有两种,一是“耐心等,不要因为炒币影响生活”;二是“丈夫被抓,我也是受害者”。 她从来没有告诉维权者可以找谁处理退币。维权者猜测,孙忠英的妻子在Coinmex的利益之争中处于下风,所以无力帮助维权。 不久,CoinMex的办公室也搬走了。 无奈之下,小吴等人决定走司法渠道。 今年4月,群里开始合伙请律师,准备材料,建维权群。而后,小吴一行六七人到北京报案。 没想到,连警方也指望不上了。到了海淀区的经侦处后,民警让他们找当地派出所。派出所又把责任推给网络警察,网络警察则说,这个案件属于互联网金融办的。几番皮球踢下来,一天时间耗尽。 手中的CT,成了烫手的山芋。既不可能退币,也不敢抛售。“因为网站没有流量,只要稍微抛一点币,价格就会猛跌。” 小吴买了30万个左右的CT,如今亏损了约35万。他所在维权群里,共有30多人,都是从二级市场购入CT,涉及总资金在4百万左右。如果加上小吴知道的其他参与私募的维权者,总资金在1千万左右。 “如果他真要割韭菜的话,我们也就认了。” 无意之中,孙忠英整整齐齐地割了所有人。资方、跟随他从OKEx离职的员工、用户,无一不受损。 事发至今,快要一年了,小吴等人仍旧不知道可以找谁退币,只能揪心地看着币价一点点地崩塌。


在币圈,最唬人的一句话就是,这件事情一定赚钱。
比如在去年5月,有人告诉你EOS一定会上200元;或者有人推荐一个项目,他们有巨大的流量,现在私募一定赚钱;或者BTT孙宇晨一定会喊单......
但是多少的巨大庄家都倒在了这个“一定”上面。
在币圈没有“一定”,多的是你预测不到的黑天鹅。